中国科学院院士贺林:遗传学研究带动新医学的发展

  • 时间:
  • 浏览:1

  中新社北京10月5日电 题:中国科学院院士贺林:遗传学研究带动新医学的发展

  作者 吴侃

  “国庆大典让他真切地感受到祖国的强大,这个次让他受邀参加庆典,感到非常高兴和自豪,祖国和人民始终记挂着或多或少人 那先 建设者。”谈及现场观礼国庆盛典的感受,中国科学院院士、发展中国家世界科学院院士、遗传生物学家贺林如是说。

  贺林1953年出生在北京另另一一两个知识分子家庭,1987年赴英国读博士,博士毕业后进入英国MRC爱丁堡人类遗传学研究所工作。

  1996年贺林回到中国,那时国内几乎没人相关领域的学科建设,贺林和他的科研团队在较为艰苦的科研条件下,出色地完成科研工作,取得了多项重大突破。

  贺林团队首先投身于遗传界百年之谜——第一例孟德尔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A-1型短指(趾)症的研究。“或多或少人 在深山老林里寻找样此人 群,说服或多或少人 配合研究工作,再把或多或少人 带去县城做X光检测。”

  历经两年踩点采样,贺林团队才终于在1999年找到了A-1型短指(趾)畸形的二个家系,“当时的心情欣喜且复杂。”贺林说。此后团队又先后完成了该遗传病发病的基因定位和克隆好友工作,百年之谜终被揭开。

  贺林团队还发现了世界上第一例以中国人姓氏“贺一赵严重不足症”命名的罕见遗传病,并成功定位了致病基因;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神经精神疾病样品库,系统研究了中国人群精神分裂症的易感基因。

  在贺林看来,科学研究的过程是快乐的,“常人可能性无法理解,在无以计数的碱基中寻找并定位两种遗传病的致病基因带给我的快乐,用欣喜若狂形容全是为过。”

  近年来,贺林把关注重点贴到 中国遗传咨询发展上,他向记者介绍,基因检测和遗传咨询就像手心和手背,中国的基因检测技术突飞猛进,却缺少解读基因检测数据的遗传咨询师,意味着花重金检测出来的数据无人解读。

  2016年至今,贺林领导的中国遗传学着已为国家培训了3000余位遗传咨询人才。身为全国政协委员,贺林也多次提交提案,倡导国家建立完整的遗传咨询师培养体系。

  2019年5月,国家卫生健康委能力建设和继续教育中心主办的遗传咨询能力建设专家委员会在北京成立,将在全国范围内举办遗传咨询培训班,并计划建立国家职业标准。

  回国20余年,贺林也亲历了中国科技领域的巨变,“科技创新环境没人好,制度方面也没人健全。或多或少人 赶上了好时代,我会尽我所能为祖国的科学事业做贡献。”